刘德贤绯闻案主角‧梁瑜夏丈夫‧许俊兴触电亡

2020-06-19
刘德贤绯闻案主角‧梁瑜夏丈夫‧许俊兴触电亡(柔佛‧新山)前彭加兰岭顶区州议员刘德贤4年前涉入马华党要夫妻家庭风波,案中女主角梁瑜夏的丈夫,即马华甘榜阿曼支会主席许俊兴今日(週五,8月27日)清晨被发现在自己的喷漆厂内触电身亡。住在苏丽雅花园的许俊兴(46岁),是在週五清晨6时许,被一名居民发现脸朝下倒卧在他设于敦阿都拉萨路,靠近一间股票行附近的车厂内。据这名第一个发现许俊兴尸首的居民赛益阿里(40岁)透露,他于凌晨5时许,到教堂祈祷时,途经死者的汽车喷漆厂,他在当时就发现死者面部朝地倒伏在地上,惟他以为死者是累极睡着,因此,不以为意,继续步向回教堂。到了清晨6时30分,赛益阿里接获友人通知,指许俊兴仍面部朝下倒伏在地上,看似出了事情。喷漆厂打磨器触电在放下电话后,赛益阿里赶紧从回教堂回返漆厂了解情况,然后拨电报警。据了解,警方到场调查时,许俊兴早已没有气息,不过从他上半身以及脸部呈暗黑色的样子来看,相信是触电身亡。另外,死者胸口当时也压着一部尚在跑动的打磨器,因此推测死者工作至半途时突遭电流殛毙。据死者的妹妹许美玉(45岁)指出,父亲许江水(74岁)週四(8月26日)晚上等待大哥返家时,心里突然感到七上八下,由于哥哥甚少过了9时不回家,父亲于凌晨1时许两度致电哥哥。“第1通电话,我大哥没有接,第2通电话则直接进入留言信箱。”她伤心的说,哥哥向来不带家里锁匙,所以,父亲和母亲陈金花(68岁)平常都会轮流等候哥哥返家,没想到哥哥第一次迟回就出事了。许俊兴遗下年迈父母和3名年龄分别为10、11及13岁的儿子。许美玉说,家人也是迟至上午8时左右才接到哥哥的恶耗。“车厂附近股票行的相熟友人早上看到一群警察站在车厂进行调查后,才知道俊兴发生意外,过后,这名友人马上开车到苏丽雅花园把我们的父亲载往现场了解情况。”她披露,哥哥的次子和幼子因为一早已到学校上课,所以还不知道父亲骤逝一事。至于目前正与许俊兴办理离婚手续的梁瑜夏,截至中午12时许,许俊兴的尸体被送往停柩处时,仍不见她的蹤影。附近业者午夜闻机器声事发汽车喷漆厂附近有两间洗车中心。一间位于漆厂的正对面,是由赛益阿里与友人所经营;另一间洗车中心则位于漆厂后面,洗车工人为巫裔青年阿分、纳兹侖等人。纳兹侖(17岁)受询时披露,週四晚上10时30分至午夜12时期间,他和同事到附近吃宵夜。众人在午夜12时许,返回汽车中心时,曾听到死者漆厂传出机器操作的声响。纳兹侖说,他和同事曾两次大声地叫喊死者,但死者并未回应。他说,由于漆厂的后门上锁了,他们无法走近漆厂察看,再加上以为死者忙着工作,没听到叫唤声。他表示,他们是在週五早上8时到洗车中心上班时,看见有许多警察和民众聚集在漆厂围观,才惊悉死者出事。警以猝死案处理新山南区警区主任再努丁指出,初步调查显示,死者许俊兴相信是遭电殛,也就是触电而死,没有涉及刑事成份,警方因此以猝死案处理。他说,案发地点为一间名为国际喷漆公司(Internasional Spray Painting)的汽车维修厂。死者的尸体被发现俯伏在一辆正在维修的车辆旁,死者手中还握着汽车打磨工具,当时电源还在启动着。他指出,警方在案发现场找到死者的钱包,汽车维修厂内的办公室也没有被人潜入的迹象,警方因此排除了案件存有刑事成份的可能性。再努丁说,警方是于週五早上7时接获公众投报,指在新山敦拉萨路7351地段发现一具华裔男性尸体的。刘德贤撤销诉讼马华埔莱区会主席刘德贤週五接获许俊兴逝世的消息时觉得事发突然,他顿时感慨地说,人生在世要尽己力帮助人,不能存害人之心。他透露,他已指示代表律师撤销之前对许俊兴作出的不实指责的法律起诉行动。他指出,许俊兴今年3月26日通过报章发表的文告,对他作出的不实的指责,他为此要求许俊兴作出道歉,但后者拒绝向他道歉。他于较后入稟法庭,以对许俊兴及3家刊登有关文告的华文报章採取法律起诉行动。刘要求许道歉他说,有关案件在数月前已经入稟新山高庭,目前进入等候法庭择定审讯日期。如今许俊兴不幸身故,他週五早上已联络代表律师郑道贤,传达要撤销对许俊兴与报馆的上述起诉行动。今年3月26日马华党选期间时,许俊兴曾以马华永久党员的身份向媒体发表文告,向当时的总会长候选人蔡细历和黄家定呛声,并邀刘德贤为自己对许家所做所为举行斩鸡头仪式。当时,许俊兴在文告中说,基于刘德贤“常常挑战别人到神庙斩鸡头”,因此,他也正式向刘德贤挑战于3月28日上午10时,到淡杯旺相堂为自己对他家庭的所做所为举行斩鸡头仪式。另一方面,刘德贤代表律师郑道贤受询时也证实,已经接获当事人刘德贤的最新指示,以向法庭撤销有关入稟。他会在较后时着手处理。公寓破门找太太遭党要亮鎗阻止清晨,许俊兴带了母亲与友人到淡杯一栋公寓单位破门找太太梁瑜夏,结果遭刘德贤亮鎗阻止他们的行动。许俊兴控诉刘德贤破坏他与太太的感情,惟刘德贤否认,并表示双方仅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关係。警方过后介入调查这起事件,并援引4项刑事法典条文展开调查,包括323(蓄意伤人)、448(破门)、498(怀有犯罪意图而拐带或带走或扣留已婚妇女)以及506(恐吓)。梁瑜夏企图自杀事件愈闹愈大后,许俊兴的妻子梁瑜夏疑不堪舆论压力,于7月14日企图吞药自杀,所幸及时被发现送往医院救治。针对这场风波,当时仍是彭加兰岭顶区州议员的刘德贤,也遭马华纪律小组冻结党职和党籍。据了解,许俊兴在有关风波以后,坚持与太太梁瑜夏离婚,惟至今为止,梁瑜夏并没有签字同意离婚。死者曾诉苦指人手不足许俊兴相信是在使用打磨器时触电身亡,以致他倒地时压在正在跑动的工具上,当警方到场时,“呜呜”的声音还在响着,由于一段时间都没有人发现死者,他的胸口因为遭打磨器触碰磨成一片血迹。刚走出绯闻风波据与死者相熟的前新山市议员孙艪华指出,他2天前和许俊兴见面时,对方曾向他吐苦水,指人手不足,最近还要自己动手做工,没想到此话言犹在耳,许俊兴却在赶工时发生意外。事发时,车厂内只有死者一人,他的工人迟至週五上午8时前往上班时,看到许多警察才知道老闆发生意外。与死者结识十余年的新山小商公会主席陈育荣指出,他听到许俊兴触电身亡的消息后,心里一阵酸楚,因为他看着许俊兴如何从4年前的风波走过来,整个过程并不容易。“当时朋友们都安慰他、鼓励他,他却很坚定地表示自己会坚强面对。”他形容,许俊兴是一个忠恳、老实,而且很爱党的人。“为了3个孩子和年迈的父母,他一直很努力工作,而且也很负责任。”陈育荣说,由于许俊兴是家里的独生子,又是长子,他的父母接获恶耗后都很难过,尤其是母亲更难以接受儿子离世的事实,情绪相当激动。员工:漆厂很少跳电汽车喷漆厂员工谢先生表示,漆厂很少发生跳电或停电,只偶尔发生类似的情况;另外,老闆许俊兴也只是偶尔会为顾客赶工,惟并不经常那样做。在此漆厂工作2年的他说,週四中午,有一名顾客把车子送来喷漆,老闆从中午开始,为这辆车子进行拆卸雨扫和车牌等器具的工作,以準备过后喷漆。他则忙着处理另一辆车。他说,直至他于傍晚6时许下班时,老闆仍未停歇下来。他表示,老闆平时工作到晚上8时,就会离开。没想到,老闆事发当晚会在漆厂赶工到深夜,并发生意外。上班时惊悉老闆身亡他透露,他是在週五早上8时到漆厂上班时,见到许多警察和民众围观,才惊悉老闆触电身亡。他说,当时,他看见老闆脸部朝下倒伏在地上,脸部焦黑,两只手分别捉着汽车打磨器和插座。据现场所见,这辆由死者许俊兴连夜赶工喷漆的轿车仍停在工厂内,车身有被磨滑的痕迹,地面上则留下沾有血迹的汽车打磨器及插座。谈及那辆死者尚未来得及喷漆的轿车时,谢先生表示,他会为老闆喷完这辆车,并打点好其他事。他说,虽然漆厂只有他这一名员工。平时,只有他和老闆两人工作,但两人相处愉快,会分工为不同车辆喷漆。他表示,老闆生前对他不错,每年会发花红给他。‧2010.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