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校》情节重现!菜鸟师遇「鬼校队」

2020-05-28
《返校》情节重现!菜鸟师遇「鬼校队」

※本篇【小柠檬】专栏文章作者为代笔,内容为受访者真实经历,涉及个人观感,请斟酌阅读。

※内文皆使用化名。

※职业:高中老师

我有个高中朋友,以前在班上属于乖乖牌的那种,高中毕业考上教育大学,大学毕业考上教育研究所,研究所毕业当上实习老师,现在已经是一名正职的高中老师。如此乖乖牌又为人师表的他,兴趣是收集A片,所以我们都叫他──淫虫。

我真是替那所高中的女学生担忧啊

有次同学会,淫虫自己跟我们爆料,他真的在学校出事了!

「我的天!你真的性骚扰女学生啊!」不只我一个人这样问。

「靠杯喔,不是啦!我是」他顿了一下,「我是在学校撞鬼了!」

淫虫住在台北,当然希望能留在台北教书最好,但基本上,毕了业的準老师们想要在台北或是一些热门学校当老师,要不是表现得超级优秀,要不就是背景超级硬,不然多半都是先去偏远县市蹲着,蹲到台北有空缺再赶快挤上来。淫虫也是在这样的体系下,先到了南部一所学校当起菜鸟老师。

淫虫说起他第一天去到那间学校的感觉,「天啊!这学校怎幺这幺大间,一进校门,右手边是操场,空旷到环顾360度看不到一栋大楼。报到的时候刚好是下午5点夕阳西下的时候,黄澄澄的太阳把操场晕染成一片橘红色的世界,如染坊般」

「够了淫虫,你他妈的快说重点。」淫虫是教国文的。

「总而言之就是很空旷,光从我的办公室到教师宿舍,就要走过操场再穿过一条长廊才会到。」他说,学校老师们甚至曾经考虑买一台高尔夫球车在学校开。

《返校》情节重现!菜鸟师遇「鬼校队」


▲示意图(图/当事人提供)

就这样过了三个月,淫虫渐渐适应了学校生活。有天他下班时刚好遇上黄昏,他边欣赏眼前美景边走过操场。这时的操场还有十几位棒球队的学生在练习,因为背光的关係,看过去都是一个个黑色的剪影,小小只的像公仔在操场上来回跑。突然,一颗球飞了过来,滚到了淫虫的脚边。

「我远远的看见有一个学生跑过来準备捡球,我弯腰把球捡起来,正当我要丢给他时,刚刚跑过来的学生不见了!操场上几十个人影不见了!一个弯腰的时间,只留下空蕩蕩的操场。」

当时淫虫吓了一跳,心里想:「哇靠!果然是棒球队的,脚程速度了得,竟然在这幺短的时间内全部跑光!」

淫虫当下丝毫不觉得他见鬼了。我听完则是讶异的回:「淫虫,以你这个脑袋还有办法考上老师,我想你爸妈真的花了不少钱。」

回到正题,淫虫手里握着棒球,想说学生都跑走了就先拿回宿舍,改天再交给他们的教练。就这样,淫虫边走边抛着棒球,走到长廊抬头一看,尽头有一群黑影,走廊的灯都已经关掉了,所以淫虫看得不太清楚,但从轮廓跟隐约的光线看来,应该就是刚刚的棒球队。

「我看到他们站在那里,就跟他们挥挥手说『你们的棒球在这欸』,说完我就朝他们走过去。」

其中一位戴着手套的学生举起手来,意思是要淫虫把球丢过去。淫虫看到后顺势把球丢了过去,抛物线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度,棒球如受精卵在子宫着床班落到手套上,那球

「干!淫虫不要用诗词的方式跟我们说鬼故事,好好说!」

「抱歉,职业病。反正就在下一秒,球直接穿过了那学生的手套掉到地上。直接穿了过去!

此时,淫虫跟那团黑影军团只有几十步的距离。随后一阵风吹了过来,夏天的风竟是冰凉的,而眼前的那一团黑影像是烟雾般随风扭曲了起来,手脚呈现不规则的摆动,然后在淫虫的眼前散开。刚刚掉在地上的球,也就这样消失了。

「那时候我惊觉自己遇到了不乾净的东西!我转头快步离开,但眼前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我站在走廊的正中央,两边的空教室都是一面面的窗户,我实在很怕有东西从左右两侧跑出来。」

所以,当下淫虫快步拐上二楼,那边有个通到别栋楼的连接走廊,比较明亮也让人感觉比较安全的,只要一上楼就有机会逃走。但在他上楼时,眼前看到的是已经拉下的铁门,唯一的活路也就硬生生被锁死

(续下篇)

键盘小柠檬 长期徵集来自各个特殊职业领域的驻站作家!你是特别领域的达人吗?你有别人没有过的职业经历二三事吗?不论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欢迎和我们分享你的职业小故事!欢迎来信r4517@ettoday.net

键盘小柠檬脸书社团 欢迎自由投稿,还有机会登上网站让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